您的位置:首頁 > 達州法學 >
兩條例修改對金融監管提新要求 開放政策聚焦兩領域
www.hhgpfv.icu 】 【 2019-10-17 10:28:23 】 【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網北京10月16日訊  近日,國務院發布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的決定》。“兩個條例的修改,是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決策部署的重大法律舉措,也是我國近年來持續推動金融業開放發展的反映。”武漢大學國際金融法教授、博士生導師李仁真日前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

  

  在李仁真看來,此舉主要是將既符合新時代發展要求、又符合金融業發展規律的對外開放政策措施上升為行政法規的規定,依法保障保險業、銀行業對外開放順利實施。

  

  開放政策聚焦兩個領域

  

  以實現準入前國民待遇

  

  本次條例的修改是在新時代推動開放創新的大背景下進行的。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要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習近平主席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上宣布了包括金融業在內的多項開放舉措。

  

  自去年以來,一系列事關金融業開放政策密集出臺。這些政策包括《關于外資銀行開展部分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外資銀行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修訂)》《關于進一步放寬外資銀行市場準入有關事項的通知》以及《外資銀行管理條例(修訂)》等。

  

  “我國金融開放的長遠目標,是實現準入前國民待遇,具體涉及到投資準入和業務準入兩個方面,2018年以來的諸多開放政策,主要也聚焦在這兩個領域。”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說。

  

  在投資準入方面,放開外資持股比例限制,放寬投資范圍,放松對投資者的資質要求。2003年頒布的《境外金融機構投資入股中資金融機構管理辦法》規定,外資金融機構入股中資銀行單一持股不超過20%、合計持股不超過25%。2018年6月8日,銀保監會宣布廢止《境外金融機構投資入股中資金融機構管理辦法》,并取消其他辦法文件中對外資入股比例的限制;此外,還允許外資法人銀行投資入股中資金融機構。

  

  今年7月20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公布《關于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有關舉措》,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其中包括,鼓勵境外金融機構參與設立、投資入股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允許境外資產管理機構與中資銀行或保險公司的子公司合資設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財公司,允許境外金融機構投資設立、參股養老金管理公司,支持外資全資設立或參股貨幣經紀公司等政策,進一步擴大了外資金融機構股權投資的范圍。

  

  業務準入方面,擴大外資銀行業務范圍,并放松業務準入要求。主要包括:取消對外資銀行從事托管業務、代客境外理財業務、財務顧問、政府債券承銷等的審批要求,簡化支行審批、發行資本補充工具、高管資格審核等審批要求;有多家分行的外國銀行可由管理行授權其他分行使用其擁有的人民幣業務牌照和衍生品交易牌照;對外國銀行向中國境內分行撥付的營運資金最低限額要求采取合并計算。

  

  擴大外資銀行業務范圍

  

  為其股權投資提供便利

  

  上述開放舉措的有序推進和實施,得到了市場的積極響應。而此次兩大條例的修改,無疑是在上述基礎上的更進一步。用李仁真的話來講,“本次條例的修改,主要是將既符合新時代發展要求、又符合金融業發展規律的對外開放政策措施上升為行政法規的規定,依法保障保險業、銀行業對外開放順利實施”。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分別頒布于2001年和2006年,這次是兩部條例的第三次修改。

  

  李仁真分析認為,對照兩部條例的新舊條款,可以看出本次修改具有以下9大亮點:

  

  一是放寬外資保險公司準入限制,取消“經營保險業務30年以上”和“在中國境內已經設立代表機構2年以上”的條件。

  

  二是允許外國保險集團公司投資設立外資保險公司,允許境外金融機構入股在華外資保險公司,并授權國務院保險監督管理機構制定具體管理辦法。

  

  三是取消外國銀行來華設立外資法人銀行的100億美元總資產要求;取消外國銀行來華設立分行的200億美元總資產要求。

  

  四是放寬中外合資銀行中方股東限制,取消中方唯一或者主要股東必須是金融機構的要求。

  

  五是允許外國銀行在我國境內同時設立分行和子行。

  

  六是擴大外資銀行的業務范圍,增加代理發行、代理兌付、承銷政府債券”和“代理收付款項業務。

  

  七是降低外國銀行分行吸收單筆人民幣定期零售存款的門檻至50萬元。

  

  八是取消外資銀行開辦人民幣業務的審批。

  

  九是調整外國銀行分行營運資金管理要求,增強外國銀行分行資產運用的自主性和靈活性。

  

  曾剛認為,上述修改為外資銀行股權投資提供了便利,進一步擴大了外資銀行的業務范圍,在業務準入方面基本實現了與中資銀行相一致的國民待遇。

  

  李仁真也指出,本次條例修改,標志著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邁向新征程,對于優化外資營商環境,增強金融市場活力和競爭力,促進我國金融業健康發展,都具有重大意義。“以行政法規形式將擴大金融業開放的政策措施固定下來,有利于優化金融領域外資營商環境,豐富市場主體類型、激發市場活力,提高金融業經營管理水平和競爭能力;有利于學習借鑒國際先進理念和經驗,擴大產品和服務創新,增加金融有效供給,滿足廣大人民群眾不斷提高的金融服務需求。同時,通過進一步拓展開放領域,優化開放布局,也有助于以高水平開放帶動改革全面深化,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

  

  對金融監管提出新要求

  

  努力提升審慎監管水平

  

  在打造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新格局的同時,兩個條例的修改還將對我國的金融監管產生影響。

  

  在李仁真看來,這有利于開啟我國金融監管法治新征程。本次條例修改,也對金融監管提出了新的標準和要求。相關金融管理部門應以此為契機,加快配套制度建設,加強動態評估;全面、及時、一致地實施新規定,按照內外資一致原則,在行政許可、監管工作中公平對待各類主體。同時,依法放寬市場準入并不意味著市場無序競爭,而是應與強化事中事后監管相結合,始終把防控系統性風險作為金融監管的重中之重,努力提升審慎監管水平和全面風險管理能力,促進銀行業、保險業健康發展,維護金融體系安全穩定,確保新時代金融業改革開放行穩致遠。

  

  “從未來看,我國銀行業的開放進程,將繼續兼顧效率與穩健,在有序擴大開放的同時,確保金融體系的穩定。”曾剛提出如下建議: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決策部署,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遲”的原則,整體把控對外開放節奏的次序;全面評估外資銀行進入中國市場的程度及其可能的影響,針對不同類型銀行以及不同類型進入模式,采取差異化監管措施。

  

  此外,把握資本項目開放和銀行業開放的順序和節奏。在金融業開放過程中,要加強對外資金融機構跨境資金運作的監管,防止跨境資金頻繁運作造成的金融風險,穩妥推進資本項目和人民幣可自由兌換。不斷加強監管制度建設,加大對違法犯罪行為的打擊力度,使監管規則逐步與國際接軌。同時,強化外資母行與子行的風險隔離,確保金融體系穩定。(□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維)


編輯:潘柏林

達州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818)2127618 |

蜀ICP備18019504號-1 達州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達州市通川區永興路2號市政中心綜合樓19樓 郵編:635002

云南快乐十分开前三直